“A.I.+公益”,这个儿童节礼物有点酷
  • 2019-12-05

“优质陪伴”的重要性正得到更多人认同,然而,无论在城市与乡村,都有大量家庭无法做到。父母不得不牺牲掉陪伴孩子的时间,用于置换未来的可能性。这是一道不公平的选择题,因为孩子们没得选。


问题更为突出的是留守、流动儿童群体。父母远在他乡或忙于工作,使得他们失去了陪伴,也得不到优质的家庭教育。

基于此,TCL公益基金会和TCL工业研究院启动“A.I.回家”项目,希望用创新来缓解社会问题,让科技与公益共生。目前,双方正在联合研发一款AI故事机器人。

from clipboard


这款AI机器人名为“一哥”, 它是只鹰,呆萌可爱,适合小朋友拿在手中或放在枕边。它里面装着世界前沿科技,通过采样人声,模仿特定对象的音质和音色。


TCL公益基金会介绍,他们计划借助AI语音合成技术,用机器人模拟父母的声音给孩子讲故事。


from clipboard


缺位的陪伴


根据民政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8月底,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人,其中,96%的农村留守儿童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隔代照料。


研究表明,父母一方外出会显著降低孩子居住环境满意度和自我满意度;如果父母都外出,孩子的整体主观幸福感会受到显著负影响。

from clipboard

在贫困地区,父母的陪伴往往是缺位的


留守、流动儿童——这个庞大的群体,正被持续的城镇化进程剥夺享受陪伴和爱的权利。


长期以来,TCL公益基金会都在关注乡村领域。在乡村走访时,TCL公益基金会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留守、流动儿童普遍面临的家庭陪伴缺失问题。


“通过我们与乡村孩子的接触,我们发现,父母的陪伴对留守、流动儿童的健康成长影响很大,但现实条件往往限制了这种陪伴。” TCL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磊说,“我们希望,用技术的手段补上这个缺口。”


基于此,TCL公益基金会与TCL工业研究院合作,开发设计“一哥”故事机器人,希望通过用机器人模拟父母的声音,为留守、流动儿童讲故事,加强父母与孩子的情感联系。


近些年,对“公益+科技”的讨论和实践越来越多。但一个可以用父母声音朗读故事的机器人,对真正解决留守、流动儿童缺乏陪伴问题的作用究竟有多大?


刘磊告诉《社会创新家》,机器人肯定不能完全取代父母的陪伴,但不断推进的城市化进程中,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的问题仍将长期存在。客观条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通过力所能及的事让孩子们可以多感受到些温暖,是缓解留守、流动儿童问题的“次优选择”,也是“一哥”机器人设计的初衷。


除了心理上的安慰,TCL公益基金会也希望“一哥”可以帮助孩子在学习上有所进步。在向“一哥”输入的内容中,除了故事书,还有适合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学习资料,比如传统文化故事、古诗词等。“当然,作为一个礼物,我们首先希望孩子能够喜欢‘一哥’。”


给孩子最好的使用感受


当前市面上故事机器人已经有很多种类。和这些眼花缭乱的产品比起来,一哥的功能看上去并不突出,甚至有些落后。在“一哥”的机身上,基本只保留了播放键、音量调节键等。刘磊介绍,“一哥”是首个应用在公益领域的故事机器人,在“一哥”的功能设计上,他们有着和对商业产品不同的考量。“很多农村家庭没有网络,老人也基本不会用,考虑到孩子们的使用场景,在现在的1.0版本,我们没有接入网络。不过我们保留了网络接口,以便未来产品的升级。”


在声音的输出上,“一哥”追求最大的还原度,希望最大程度给孩子好的使用感受。一些已经存在的同类型商业产品,其语音合成技术普遍是根据已有语料库模拟录入声音的语音、语调进行合成,而“一哥”机器人是定制产品,需要收集每位家长的语音才能进行合成。“使用这种方式输出的声音,和原音相似度可以达到85%以上。”通过这种“保守”的语音合成方式,“一哥”能在现有技术下最大程度还原父母声音,但同时“一哥”的成本也相对较高。


“一哥”是如何实现还原度如此高的声音合成的?据TCL工业研究院产品技术总监冯万良介绍,在前期,工业研究院用录音的方式收集大量的语音、语调信息,把语音、语调和对应的文字形成数学公式,即学习模型,随着数据越来越多,学习模型也不断得到修正。当学习模型逐渐成型,“一哥”机器人就有了学习能力。家长的语音已经被提前收集起来,输入一段文字,“一哥”机器人就可以模拟家长朗读的声音直接输出。


from clipboard

流动儿童家长参与前期录音


“依靠现在的技术条件,我们实现语音合成需要大概半个小时的录音,但因为家长录音时常有卡顿和错字,所以录音时间较长。”冯万良介绍,“未来经过上千上万人的语音训练,可能输入一个人几秒钟的声音,就可以实现声音合成,这是我们现在努力的目标。”


父母缺少对孩子的陪伴,成为现代家庭中越来越普遍的问题。TCL公益基金会介绍,未来如果技术发展成熟,“一哥”机器人有希望规模化,帮助更多家庭解决陪伴缺失的问题。


留守/流动儿童享受科技还太少


作为一家企业基金会,背靠技术实力雄厚的TCL集团,TCL公益基金会有着把科技应用于公益的先天优势。从成立之初,TCL公益基金会就在关注乡村领域,并在这个过程中对乡村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帮扶方式也从简单的“捐钱、捐物”发展到追求更高效率的创新模式。


近两年,TCL集团技术的升级,也带动了TCL公益基金会的“科技转型”。“我们的家居产品越来越智能,消费者的体验越来越好。但在贫困地区,科技的使用依然是十分有限的。”刘磊介绍,“我们希望,普通消费者可以享受到的科技便利,贫困地区的儿童和家庭同样可以享受到。”


科技在贫困地区的匮乏,途梦教育创始人杨雪芹也有体会。途梦教育是关注中学生成长与发展的一家非营利机构,邀请各行业的职场人士,通过在线视频的方式,向偏远地区的学生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职场奋斗故事。“我们(国家)在科技上的投入很大,但是贫困地区享受到的科技依然是不平等的。”结合自己面向乡村地区的互联网创业经历,杨雪芹说,“如果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让机器人陪伴孩子,并且声音还原得真的比较好的话,那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件好事。”


5月16日的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上,腾讯更新自己的愿景和使命为“科技向善”,引发了公益界对“公益+科技”的又一次思考。


在研发“一哥”机器人的过程中,TCL公益基金会对科技和公益的关系有了深一层的切身体会。刘磊介绍,项目最初语音合成的女性声音还原度很高,但合成的男性声音则略显生硬。究其原因,目前市面上的智能应用产品中,女性声音的应用场景更为普遍,女性声音语料库比男性声音语料库更丰富,所以声音合成效果女性声音优于男性。


但在家庭中,对孩子的陪伴需要父母双方参与,孩子不仅需要妈妈的声音,同样也需要爸爸的声音。为此,TCL公益基金会动员志愿者和周边资源加入前期语音的录制,丰富男性声音语料库,使男性语音合成效果达到和女性语音合成同样水平。“公益其实也可能促进科技的发展,科技公益共生。”


今年是“一哥”机器人1.0版本的诞生年,据了解,TCL公益基金会把帮助人群定位于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计划”优秀教师所在学校的留守儿童家庭以及流动儿童家庭,一共将送出近百件“一哥”机器人,预计近期可以送到孩子手中。


TCL公益基金会希望,通过“一哥”把儿童成长故事带回家,让AI科技帮助缺乏陪伴的孩子快乐成长,同时也能实现AI在公益领域的一次成功探索。未来,把更多技术应用于公益领域,实现“让技术有温度,让家庭更温暖”。